欢迎访问hg0088注册
你的位置:首页 > 国际 > 新闻正文

日韩贸易磋商不欢而散 旧“恨”未消新“愁”又添

时间: 2019-07-15 14:56:00 | 来源: 界面 | 阅读:

原标题:日韩贸易磋商不欢而散,旧“恨”未消又添新“愁”

记者 崔璞玉

日韩贸易纠纷持续发酵。上周五(7月12日),两国政府围绕贸易摩擦问题在东京进行了近六个小时的谈判,但会谈以不欢而散而告终,双方也未确定下次磋商时间。

分析师认为,日韩贸易摩擦的背后既有两国关系因二战劳工等历史遗留问题恶化的影响,同时,也折射出两国在半导体产业的技术角力,无论是从历史、政治、还是技术等角度出发,都耐人寻味。

上周五的谈判是日本7月1日宣布对韩出口限令后,两国政府代表的首次会晤。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和日本经济产业省各派两名代表参加会谈。据韩国媒体报道,磋商在对立氛围中进行,双方表情凝重,甚至没有握手。韩国政府方面表示,双方仍有立场差距,但韩方已充分阐明了立场,希望能在本月24日之前,双方再举行一次会晤。

而据日本共同社报道,韩方在会上没有要求日本取消加强出口管制的措施。对于与韩方进行下一轮会谈的可能性,日本经济产业省官员表示,现阶段还没有相关计划。

7月1日,日本经济产业省宣布,从7月4日起将限制对韩国出口的三种半导体材料——氟聚酰亚胺、光刻胶和高纯度氟化氢,这些材料被广泛用于生产智能手机和电视机的半导体。此外,日本还宣布将韩国排除在贸易“白色清单”之外。所谓“白色清单”是日本政府制定的安全保障贸易友好对象国清单,向清单所列国家(市场)出口高科技产品时,所需手续相对简化。

在国际上,韩国已在世界贸易组织(WTO)等多个场合要求日本撤回上述出口管制措施。同时,日本的制裁引发了韩国民众的愤怒情绪。连日来,数万名韩国人在网上发起请愿,呼吁抵制日货和赴日旅游,甚至还要求抵制明年在东京举办的第32届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

韩国方面认为,日本的管制措施是出于对他们的报复。韩国财政部长洪南基(Hong Nam-ki)表示,日本政府之这样做,显然是对劳工问题引发的长期争端进行经济报复。但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否认了这个说法。

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外交研究室主任吕耀东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表示,出口管制看似是个双边贸易问题,但实际上是个历史问题,主要是劳工和慰安妇问题。虽然日本对朝鲜半岛的殖民统治70多年前就结束了,但这段历史遗留下的问题从未远离两国之间的日常政治。现在,历史问题已经外溢到了经贸领域。

1910年至1945年,日本在对朝鲜半岛殖民统治期间,强征数十万朝鲜人赴日劳动,工作环境非常严苛。据斯坦福大学的一份研究论文,当时大约有72.5万朝鲜人被送至日本本土、库页岛(当时被日本占领)和南部太平洋岛屿,从事采矿、建筑和造船的工作。此外,历史学家认为,二战期间,大约有5-20万名妇女被迫成为日本军队的性奴,其中大部分来自中国和朝鲜半岛。目前韩国已知幸存的慰安妇数量大约为20人。

二战后,两国开始了长达十多年的“马拉松”式的谈判。经过多次讨价还价,两国最终在1965年6月签署了《日韩基本条约》,并实现了邦交正常化。根据条约规定,日本向韩国提供相当于3亿美元(约相当于现在的24亿美元)的资金,以及2亿美元的低息贷款,自此,所有赔偿问题“得到彻底、最终的解决”。客观地说,这笔资金对于后来韩国工业的崛起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但是,战时劳工以及慰安妇问题并未如日方所期待的那样“得到彻底、最终的解决”。韩国受害者及其家属认为,他们所遭受的苦难和折磨并未得到合理的赔偿,因此一直在寻找合法的理由提起诉讼。

比如,2017年,现任韩国总统文在寅上任后启动了对慰安妇基金会的调查,并在去年11月将该基金会解散。日本政府对此十分愤怒,谴责韩国单方面撕毁协议。慰安妇基金会成立于2015年,当时韩国朴槿惠政府在美方施压下,和日本签订了《韩日慰安妇协议》,根据协议,日本拨款约800万美元成立赔偿基金,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就慰安妇问题向韩国道歉,以换取“慰安妇”问题的永久解决。

去年11月,韩国最高法院裁定,三菱重工必须向二战期间被其强征赴日劳动的28名韩国受害者进行赔偿,赔偿金额为每人8000万韩元,折合7.1万美元。日本政府对此反应强烈,他们认为,该判决违反了《日韩基本条约》的规定。日本外交部表示,这从根本上推翻了日韩友好关系的法律基础,非常令人遗憾。

今年1月,韩国某法院批准了扣押日本钢铁巨头新日铁住金公司在韩资产的请求,扣押程序生效后,新日铁将无法剥离其在合资企业中30%的股份,这些股份价值约为110亿韩元(约合980万美元)。此前,该法院曾要求新日铁为日本殖民统治朝鲜半岛时期的强迫劳役行为向四名韩国劳工支付4亿韩元(约合35万美元)的补偿金,而新日铁拒绝遵守法庭指令。

此外,两国对“道歉”和“反省”的理解也有分歧。日方认为,自己已就殖民统治和慰安妇等问题进行了真诚的道歉。比如,1993年8月4日,时任日本内阁官房长官河野洋平发表有关慰安妇问题的调查结果,史称“河野谈话”,谈话指出,“无可否认,这件问题在军方的参与下,深深损害了众多女性的名誉及尊严。政府藉此机会,再次不论国籍、出身地,向作为所谓从军慰安妇而感受过多次痛苦、身心负着难以愈合的伤口的所有人士,致以衷心的歉意及反省之情。”

再如,1993年8月15日,时任日本首相的细川护熙于“战死者追悼仪式”上(日本首相首次在战败日表示道歉)说:“这是一场侵略战争,是一场错误的战争,再次向亚洲各国死难者和遗属表示哀悼,对于过去的殖民侵略表示深刻反省和由衷歉意。”

但是,许多韩国人依然对日本道歉的诚意表示怀疑,而且,近年来日本政府领导人时不时参拜靖国神社的举动也让他们的道歉大打折扣。

“在过去殖民统治给韩国造成的民族情感伤害这一点上,日方似乎并没有站在对方的立场上去思考,追根溯源,还是在于日本对待历史的态度。”吕耀东说。

除了历史原因,分析人士认为,日本此次针对韩国半导体行业的制裁,也有可能是因为韩国企业近年来逐步夺取了日本在存储芯片制造领域的领头羊地位,日方试图通过制裁来抑制韩国企业,从而夺回市场份额。

韩国目前是全球头号存储芯片生产国,而在上世纪80年代,这一称号属于日本。不过,在关键材料上的供给上,韩国技术部门至今仍极度依赖日本。

自1965年日韩关系正常化以来,韩国对日本就一直处于贸易逆差状态,后者是韩国最大的贸易逆差来源。2018年,韩国对日本的贸易逆差为240亿美元,其中,半导体产品和芯片制造设备约占了逆差的逾三分之一。

韩国一直试图改变其在材料领域的被动局面。2013年11月,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发布“第三次材料零部件发展基本计划”,表示要在2020年前实现材料和零部件产业出口6500亿美元,贸易顺差达到2500亿美元,超越日本成为全球排名第四的贸易大国。

此次遭遇日本的出口管制,《日本经济新闻》援引产业分析人士的话称,韩国可能会大力推进关键材料的国产化和替代采购,但由于短期内韩企很难从其它地方采购到替代产品,因此他们眼下只能忍耐,并通过外交手段谈判解决。

韩国总统文在寅屡次敦促日本撤回出口限制,称限制将对全球经济产生反作用。韩国财政部长洪南基7月4日在接受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 Radio)采访时表示,如果日本拒绝撤回禁令,韩国将考虑采取“应对措施”。

但日本政府态度强硬,屡次表示不打算撤销对出口韩国半导体产业原材料的管制。日本经济产业大臣世耕弘成7月9日向媒体表示:“(限制对韩出口)不可谈,我们不打算撤回(管制措施)。”

吕耀东认为,如果历史问题解决不了,那么两国在其它领域的合作肯定会继续受到影响。而且,既然历史问题已经外溢到了经贸领域,预计韩国将对日本的出口管制采取相应的措施,短期内两国在经贸上的争端很可能会进一步升级。

新闻标题: 日韩贸易磋商不欢而散 旧“恨”未消新“愁”又添
新闻地址: http://www.eggs55.com/world/8834.html
新闻标签:不欢而散  日韩  磋商
Top